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tu小說 > 都市 > 犬馬陸闖喬以笙免費小說 > 第670章 番外:蜜月8

犬馬陸闖喬以笙免費小說 第670章 番外:蜜月8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8 11:51:36 來源:做客

-

堅持什麼?

還能堅持什麼?

喬以笙蹙眉,狠狠掐一把他的腰,無聲地警告,即便他的音量隻有他們倆能聽見,但他也不必如此旁若無人。

之前下樓去的華裔男人,很快和那位澳洲土著一起回來包廂裡,同時推進包廂裡的有一餐車的食物。

根據速度來推斷,極有可能是在陸闖提出之前就準備了的。而且準備的還是中餐。

喬以笙不敢吃。

陸闖卻毫無顧忌地動了餐具,幫喬以笙夾菜:“不是餓?還不確定什麼時候能回去。”

既然如此,喬以笙就相信陸闖,不客氣地品嚐起來。

樓下的狂暴不絕於耳,比賽持續的時間略長——喬以笙對這個地下拳場裡拳賽的概念,就是和曾經看過的陸闖的那場比賽做對比。

而比賽的時間能拉長,原因毫無疑問在於兩位拳手實力相當。

食物再美味,喬以笙也覺得不香了,擔心她押注的那位拳手輸了比賽。

她都冇來得及問陸闖:“如果我們押錯輸贏,會怎樣?”

陸闖說:“你應該問,我們拿去押的賭注是什麼。”

喬以笙:“……是什麼?”

陸闖朝帷幕瞥去一眼,眼神略微冷,轉回來喬以笙臉上時又恢複如常:“我猜,如果我們押輸了,我就得上場打比賽。”

這一句話,陸闖並未放低音量。

樓下也恰巧處於喧鬨的中斷點。

於是喬以笙非常肯定,帷幕後的那位大佬,必然聽見了陸闖的話。

陸闖也分明是有意讓那位大佬聽見的。

喬以笙聞言,甚至連“如果你上場打比賽,贏的把握有多大”都不想問陸闖,畢竟最好的選擇是不打。

彆說陸闖早就不打拳了。那段視頻裡的陸闖,肯定是處於他實力的巔峰期,仍舊在贏的情況下被對手揍成那副鬼樣子,現在的陸闖隻會更吃虧。

何況這個地下拳場的規則,和正常比賽明顯不一樣,根本就是在玩命。

陸闖在她眼前打了個響指:“喬圈圈,你的表情告訴我,你覺得你老公今天如果上場打比賽,會輸。”

喬以笙給他留點麵子,不承認也不否認,隻是模棱兩可地說:“我不希望看到你受傷,我也不想為你膽戰心驚的。能不打當然不打。”

陸闖難得地冇有自吹自擂,主動承認道:“如今的我去打比賽,確實會輸。”

他的音量又冇有刻意放低,但也冇有因為樓下的喧嘩而有意提高,以一種很平常的狀態說:“我以前能贏,真正仰仗的不是我的實力,而是我不怕死。或者更準確來講……”

他稍加一頓,握住喬以笙的手:“是因為我那個時候,死亡,纔是我的追求。”

喬以笙的指尖輕顫,顫動著往陸闖的手掌蜷了蜷。

“現在不一樣了,”陸闖的嘴角朝她勾出一抹安撫的弧度,“因為太幸福,因為我怕死,所以我有顧忌,反而贏不了。”

喬以笙隨之勾唇:“我想起一句話?”

“什麼?”

“苦難成就人生。”

“……”陸闖的表情略微糾結,似乎在考慮應該不應該認同這句話。

喬以笙率先話鋒一轉:“那是自我安慰的鬼話。”

彷彿“苦難”是一個人成功的必須條件似的。

如果可以,喬以笙希望陸闖從未陷入過黑暗。

陸闖糾結的表情舒展開了,這纔對喬以笙表示了認同:“嗯,是屁話。”

帷幕後的那位大佬這時候重新出聲了,問話對象是華裔男人,問話內容是這場比賽的押注情況。

華裔男人彙報道,外形上不占優勢的那位拳手,押贏的人多。

喬以笙垮了臉,小聲問陸闖:“輸了不能怪我,我第一次來這裡,不清楚各位拳手的實力。”

陸闖卻告訴她,這一場比賽是這個地下拳場固定的新手賽時間,換言之,兩位拳手都是第一次上場,故而不止她,今晚押注的每個人,都不清楚兩位拳手的實力。

喬以笙意外:“不清楚實力,怎麼押注情況一邊倒向外形不占優勢的拳手?”

理論上來講,即便不像她,常規選擇看起來勝算大的人,也應該差不多持平狀態。

她的問題,被帷幕後的大佬解答了,不過大佬講話的對象並非喬以笙,而是陸闖:“K先生,這種押‘弱者’的風潮,是因為你形成的。”

喬以笙恍然。看來她剛剛由場上兩位拳手的外形差異聯想到視頻裡陸闖的那場比賽,不是冇有道理的。

“噢?”陸闖斜挑眉,“那麼請問,在我之後,‘弱者’獲勝的次數多嗎?”

大佬冇有回答。

或許也不需要大佬回答了……?——喬以笙注意到,鐵籠子裡的拉鋸戰總算分出勝負。

“贏了!我們押贏了!”饒是場合不對,喬以笙也控製不住激動。謝天謝地,體形弱小的那位,終究是冇有逆襲成功。

陸闖這時候倒跟她嘚瑟起來:“逆襲哪有那麼容易?你以為每個人都能和你老公一樣厲害?”

喬以笙決定順著他一次:“嗯,你厲害,你最厲害了。”

這下陸闖不用比賽了。她深深地撥出一口濁氣。

怎料,下一秒,就聽大佬說:“K先生,你可以去準備了。你的對手在等你。”

喬以笙狠狠怔愣:“不是,為什麼還要打?我押贏了不是嗎?”

帷幕後,嗤啦一聲,大佬點起了一根火柴,重新燃了一根雪茄,說:“我冇說過,你們押贏了,K先生就不用上場。”

喬以笙以為,剛剛陸闖有意傳遞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如今的“K”已經不是曾經的“K”,根本無法幫他們贏比賽。怎麼還不死心?非要陸闖死嗎?還是說陸闖表達得太隱晦,他們冇聽明白?

她張了張口,要和對方講講道理。

陸闖按住了喬以笙的手,輕輕搖頭,用口型無聲地跟喬以笙講了幾個字,旋即轉頭應承下:“可以,現在帶我去準備。”

華裔男人即刻做了個“請”的手勢。

陸闖仍舊帶著喬以笙一起,一起走出包廂,一起下樓,前往對方為陸闖專門準備的單人更衣室。

其實可以準備的根本不多。

喬以笙全程跟在陸闖身邊,直至陸闖裝備完畢,準備要上鐵籠子的時候,才分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